追蹤
唐山書店/唐山出版社
關於部落格
人文的.社會的
  • 1625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唐山/正港總經銷新書《英雄熱》

【唐山/正港總經銷新書書訊】

書名:《英雄熱

作者:沈默

出版社:武線譜出版有限公司

ISBN9789869556903

出版日期:2017.11.06

 

作者簡介

 

  沈默,1976年,降生十月,武俠人,與夢媧生活,育有貓帝、魔兒、神跩三頭貓兒子以及一人類女兒禪,現專注以寫字為生,將武俠視作畢生志業,意圖為武俠領域製造更多的突破與可能。已出版【孤獨人三部曲】、【天涯三部曲】、【魔幻江湖絕異誌】。2009年寫《誰是虛空(王)》、〈尋蛇〉雙料獲第五屆溫世仁武俠小說百萬大賞評審獎及短篇小說獎參獎,2012年再憑《七大寇紀事》獲第八屆溫世仁武俠小說大獎貳獎,2013年復以《在地獄》、〈晚年〉登峰第九屆溫世仁武俠小說大獎長、短篇武俠雙首獎,第十屆溫武則以《武俠主義》取得長篇參獎獎座,同年尚有《劍如時光》通過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第十二屆「長篇小說創作發表專案」五十萬元補助。近期出版著作有《天敵》、《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》、《七大寇紀事》、《幻影王》、《詩集》、《在地獄》、《2069樂園無雙》以及《我的短刃抽出,便是長長的一生》(溫武短篇合集)。主掌【飛一般沉默】個人新聞台Bloghttp://mypaper.pchome.com.tw/news/shensilent

 

繪者簡介

智能團 封面設計

應用藝術與設計系畢。

曾任動畫分鏡師、遊戲2D美術師。

擅長領域:設計、插畫、漫畫。

 

2011 獲新聞局金漫獎最佳新人潛力獎

 

E-mailqo3039@gmail.com

 

內容簡介

 

炸裂吧――

讓美漫英雄在武俠裡

完全炸裂!!!

上卷:麒麟亂

  論劍室主人江阿爹以編寫十五年的英雄書《麒麟人傳奇》聞名於世,其子江虎隱耳濡目染,對作為英雄有頑固欲求,縱然在暗自喬裝為麒麟人的行動中受重傷,仍不改其志。江阿爹莫可奈何,將虎隱托給朱雀幫之主朱雀王傳授殺身刀法。

  江虎隱在上得朱雀大山苦練兩年刀法有成,阿爹遭逢危機,他乃下山扮麒麟人,大顯神威,將逼迫其父的名伶夏晚懸與玄武號擊退,虎隱志得意滿時,卻惹出江湖四大門當家唐金驕、獨孤嬾、夏勘花等齊聚麒麟鎮,一場風波無可避免。

  在王土龍家、風虎集團、玄武號群集圍困麒麟人之戰,手握怪醜之刀徒然刀的江虎隱負傷倒地之際,江阿爹驟然插入戰場,奪走徒然刀,獨力擊退唐金驕、夏勘花,但卻又無抵抗地傷於獨孤嬾槍下。

  江阿爹帶著虎隱脫離險境,回到朱雀大山,對兒子細說從頭。原來他就是他筆下的麒麟人,原來他也是朱雀王──他跟徒弟王赫共同扮演朱雀王,以維護麒麟鎮的和平。而殺身刀法就是麒麟刀法,徒然刀就是麒麟刀。虎隱誕生之際,江阿爹正變身麒麟人,救人於危難,但他的妻子卻難產而死,無人照料。阿爹悔恨非常,心灰意懶,乃帶著幼嬰退隱江湖,著書過餘生。虎隱的母親是風虎集團之主獨孤嬾之女。獨孤嬾深恨女婿江阿爹只顧作英雄壯舉,卻讓自己的女兒枉死,故有圍殺麒麟人之行。

  阿爹將畢生功力真傳盡付予江虎隱,以自身鮮血為滿是鐵鏽的廢刀開封,重啟麒麟刀驚世光華後,死去。江虎隱悲痛之際,從朱雀大山躍下,他凌虛渡空,揮下長長如色澤繽紛流星般的夢幻絕頂一刀,擊敗唐金驕、夏勘花等人。

  而後,江湖再不見麒麟人,唯有《新麒麟人故事》見傳於世。

 

  下卷:英雄繚亂

  正派(王道)與外門(邪道)數百年的對峙以來,此衰彼長之下,外門的三大組織(三邪鼎:天照宮、碧玉家、虛無座)蓬勃發展,愈見強大茁壯,而正派(聖王:鳳凰臺、天王流)人才凋零,漸被邪道的勢力壓制,翻身不能。

  王道復興的指望則是──天生奇才、展露驚人武學天賦,身為武林聖地鳳凰臺繼承者,卻一心一意於書寫、企圖寫《舉世英雄書》以成為此領域絕頂作品的鳳凰遊;還有為拯救家族親友脫離被控制的貧苦哀賤生活、持續向外門統帥三大邪頂冒死挑戰以提升武藝、想要成為王道英雄的飛震翼;最後是獨力苦苦支撐武林正派興衰、為天下人安治和樂全力以赴的天王流門主天王遇。他們必須面對邪道組織三位絕代宗師,天照宮的天照日墨、碧玉家卓立鋒及虛無座下君無愁,力挽狂瀾之既倒。

  長得絕美的鳳凰遊,企圖逆反自身的責任和宿命,為英雄書迷,畢生致力於書寫《舉世英雄書》,惜才情有限,無以成書。她無心光大王道聖地鳳凰臺,但偏能將家傳絕學鳳凰繚亂明鏡訣發揮到極致,她一施展鳳凰神機盾,簡直神乎其技。聖王邪鼎在朝陽大山的大決戰,鳳凰遊與天王遇聯手,力壓三大邪頂,面對天照日墨的止境劍法、卓立鋒的鋒芒萬丈刀法、君無愁的無法無天勢,鳳凰遊絕不遜色。天照宮之主在此役後,深深為鳳凰遊魅力折服,乃脫離天照宮,投入鳳凰臺,改為鳳凰天照,全心全意要獲得鳳凰遊芳心。

  在鳳凰遊接掌鳳凰臺之前,王道武林只靠天王流支撐著,而一手創立天王流的天王遇,有「善感刀下,生靈無數。天王慈悲,王道第一。」的美譽。其刀法名為圓滿無邪刀,他奉行王道英雄的精神,從不殺生,只有救苦援難。朝陽大山一戰後,聖地鳳凰臺聲勢壓過天王流,已屆中年的天王遇變得老朽,罕有現身。天王流為其徒弟天王七子之首天王星掌控。天王星感念師尊恩德,請妹婿沈天作寫下天王遇的故事與話語,成《天王本事錄》。此書寫完,昏顛的天王遇於暗夜中划船入湖,意外溺斃。

  出身苦楚境、本為採礦工的飛震翼,意外拾得麒麟刀,再加上頗有天賦,被親友寄予厚望,而後進入江湖磨練,創絕倫刀法,分別與三大邪頂君無愁、天照日墨、卓立鋒決鬥,倖而不死。卓立鋒對飛震翼甚為欣賞,朝陽大山戰後,他深知有鳳凰遊與天王遇,三大邪頂無從力敵,因此傳授刀法精義給飛震翼,且連同君無愁,從旁協助將三邪鼎組織併合為神邪門。而後,飛震翼乃成為神邪,與鳳凰遊齊名。然則當他返回苦楚境,欲解放受苦親友時,驚覺雙親病故,弟妹們則是對他轉為邪道,無可諒解,甚而發動苦楚境人民,欲除他而後快。於是,一場殺戮在所難免。

 

內文試閱

 

  麒麟刀,天下第一刀。

  這把刀的威名不在麒麟人之下。有一說法,麒麟人之所以屢戰屢勝,無論面對群攻或他人暗算,都能化險為夷,全是由於麒麟刀有神奇機能所致。其刀鋒銳利、堅硬自不用說了,然除此之外的特別又在何處呢,則眾說紛紜。有人猜測是增強功力,有人以為是麒麟刀有套配合的專屬刀法乃天下無敵,有人則信誓旦旦的說麒麟刀有異香,能夠亂人心神云云。唯到底是什麼樣的神祕能質,始終莫衷一是。這是由於能夠在麒麟刀下維持心神不亂者寥寥可數的緣故吧。

  不過,與麒麟人對壘的十大凶器很快就會知道了。他們會直接與那把刀、那個人交會衝撞。當今之世,又有幾人能夠抵禦十大凶器合擊的威力呢?一夫當關的麒麟人是不是真的有這等能耐?答案很快便見分曉。

  凶器們距離麒麟人只剩四步。他們的兵器散發著冷冽的光,一把長槍首先發難,朝麒麟人的胸坎戳去,其他的九種,或棍或矛或劍或大刀或鐵鍊或暗器,全都跟上,往麒麟人熱烈地招呼。

  麒麟人無受驚擾,慢條斯理的手輕輕一擺。

  刀光乍現──

  像是五顏六色的煙花在半空中爆裂盛放!

  十大凶器立被眼前繽紛刀影逼退,不敢搶進。

  彩色刀光旋即隱沒。那些絢爛煙火般的刀光兀自停留在眾人眼中。

  麒麟人握著出鞘的麒麟刀,指著凶器們,『今日,我在此,你們討不了便宜,』他的語氣平淡,沒有威嚇也不是驕傲,就只是直述似的說:『你們就撤了吧。勿要再對歲月樓存有僥倖,否則縱千山萬水相隔,我還是會找上你們。』

  十大凶器被麒麟人一刀嚇得群集後退,正頗感面子掛不住,又被麒麟人直白的說詞氣得七竅生煙,哪裡肯就此放棄。他們呼嘯一聲,又衝向對頭,十種兵器捲起偌大氣勁狂飆,誓要讓貧嘴的麒麟人變得稀巴爛。

  麒麟人態度淡定,一點不為所動。他的手腕輕輕由左而右一圈,一輪璀璨煙火般的刀光,在半空轉開。跟著,他又由右而左再一圈,刀光立即一瓣接著一瓣,像是花蕾盛開似的。一時間,不但他前方的凶器們、凶器堂門徒看得目瞪口呆,就連後頭歲月樓人也都表情迷幻,被綺麗夢幻的光影流離徹底地征服。誰都不敢相信,這世上居然有如此美麗的奇妙刀光!

  而撲在前頭的三個凶器莫名手腕一涼、一熱,鮮血噴出,慘嚎倒退。第二排的四個,被三人急退勢子一撞,差點人仰馬翻,後排行動的三人見機險險避開。

  十大凶器的包圍行動,甫一個照面即被完全破解,實是前所未有的事。他們圍攻默契極好,雖看似是一起跳向麒麟人,卻有先後次序,以免阻擾或傷及自己人。這套集體攻襲法,命名為凶器陣,講究的是以三、四、三的組合,猶如浪濤般的前後堆疊、湧動不絕地讓敵人目眩神迷、無力抵擋。但在麒麟人宛如煙火之刀跟前,十大凶器卻毫無招架能力,一擊下敗陣。

  早前的對峙、叫罵,歲月樓的幾百戶人家自都醒了,燈火通明,大的小的都離屋,擠在防牆處,見麒麟人神技若此,無不歡欣鼓舞地為他高聲喝采。反觀凶器堂人則是臉上驚惶,滿臉鐵灰色的疑懼,門徒對十大凶器的信心所剩無幾。

  麒麟刀猶如一彩光粼粼的角,指住十大凶器。

  凶器第一排傷者的部位在腕、臂相接之處,顯然是麒麟人一刀劃出一大彎弧,橫越頗長的距離,幾無分先後地斫傷三人,速度之快、力道之準,令得凶器們的氣燄大大消減,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 

導讀

 

《英雄熱》上卷(麒麟亂)完稿於2011年十一月,下卷(英雄繚亂)則是在2014年年底寫畢。兩者的書寫年份相差三年,而內裡故事時間更是相隔久遠。開筆寫下卷,主要是因為上卷總有個什麼讓我很介意,非得後續寫下去不可。無意間,《英雄熱》也就有了雙重奏的意味,再加上下卷分有上集與下集、中間還有諸人物大混戰的設計,遂也使得《英雄熱》的結構宛如盒中有盒。

  我仍在堅持,每一本武俠小說的結構,都必須跟之前的作品,有所不同。我也還堅信,每一本武俠都應該有自身意義圓滿的完整性。是的,武俠可以是千變萬化,武俠可以是持續進化,永遠都能發明更貼合現實的隱喻系統。

  2017年,鏡文學成立。我給了《英雄熱》做網路連載用。而後武線譜,想要成立新的類型文學品牌,尋求合作,遂有了《英雄熱》實體書的面世。

  諸位眼前的《英雄熱》是經過小幅度刪改增修的,特別是結尾的部分。因此,與鏡文學平台連載的網路版本略有不同。我盡力使實體書至少具備一些獨異之處,不令購書的諸位覺得白花冤枉錢。

  說起來,這本武俠的出版,全然是意外的。

  溫武(溫世仁武俠小說大獎)結束後,武俠是灰暗的,毫無前景的,似乎再也感覺不到世人願意凝望。對武俠的新想像新可能,似乎一夕之間全都煙雲一般的瓦解。現實也就是這樣了。

  我依舊相信武俠信仰武俠,依舊寫著武俠,不曾或忘。但也許,我的武俠再也不能出版。抱著如此認知,胸腹滿是哀傷,但同時竭力地寫下去,不為了自己,只為了我眼底心中的萬丈武俠萬種江湖。

  對於武俠,我也只能盡力只有盡力了,盡力於開拓武俠更多不同的樣貌。至於能不能被看見,似乎一直不是我真正會去想能去想的事。能力有限,只能盡力於寫,而再無餘力於其他。

  我總覺得,現在還以武俠為志業的我,彷如進入餘生狀態。每一種事物每一個生命確實都有一個黃金時期,在那之前是奮戰也似的要攀進最強盛的光芒裡,在那之後則宛如活在灰燼餘溫中,被昔日與回憶深深地困綁住。

  寫《英雄熱》,雖借用了漫畫英雄改編電影的某些主體,但其實我想講的完全是武俠熱,或者更應該是武俠高熱結束以後,我該怎麼繼續相信它書寫它思索它。一切攸關於我個人的價值觀、存在感。

  《敦克爾克大行動》最美的一幕,於我來說,是逃離戰場的士兵們費盡心思回到英國,遇到一盲人說他們做得很好。士兵非常沮喪,覺得根本什麼都沒有做。盲人卻表明,可以活著回來就是做得很好。

  是啊,可以堅持地活下來,或許就是最好的生命行動。

  而在各種人造的夾縫裡,還能夠活下來、有所相信的人,就是俠。

  《英雄熱》寫的沒有別的,也就只是這個。

 

目次

 

英雄熱

 

  獻辭

  引語

  上卷:麒麟亂

    (一)麒麟人傳奇

    (二)虎隱的江湖夢

    (三)朱雀王

    (四)父與子

    (五)刀法

    (六)名伶

    (七)四大門

    (八)原來麒麟人

    (九)成仁者

  下卷:英雄繚亂

    鳳凰遊:上集

    飛震翼:上集

    天王遇:上集

    他們,至此

    天王遇:下集

    飛震翼:下集

    鳳凰遊:下集

  後記:活在人造夾縫裡的英雄們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