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唐山書店/唐山出版社
關於部落格
人文的.社會的
  • 1625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唐山/正港經銷新書書訊】《光明行第六部》

書名:《光明行第六部》

作者:樓蘭未

出版社:徐某編輯出版有限公司

ISBN:978-986-96134-5-3

出版日期:2018.06.01

 

 

作者簡介

 樓蘭未,新竹科學園區半導體廠研發人員。 在奈米的掙扎中,他看到一些奇特的景象。 他想,人的一生,該不計代價,容許自己進行一次覺悟的朝聖。 於是他進入異象,費時三年半,走完這趟光明行。

 

 

 

 

內容連載

 

        西域紅門寺源流極為長遠,青衣羌國前即已存在,寺僧之首,稱為丘梁古,掌青衣羌國祭天、問神、通靈、祈雨、占卜與醫藥治病諸事,以其有智慧,是為青衣羌王之國師。

 

        許久以前某時,國內連綿大雨,三月不停,卒成大患,羌王求丘梁古祭天止雨。紅門寺有一奇寶,名曰『都燕基石』,此寶可以通神,丘梁古藉此籲天,連綿之雨終停。後又三年,瘟疫流傳,一時青衣羌國半數之人與牲畜染病,於是皇城內外奄奄一息。丘梁古竭盡心力,再以都燕基石求天憐憫,一連十二日無歇無止,終得上天垂憐,患者皆癒。加諸丘梁古有智慧且有仁心,化解了國內多次大小糾紛,甚且與鄰近諸國幾次爭端亦因他之折衝而消解,是故紅門寺於羌國之民心中益顯神聖。後來丘梁古病重,民在寺外號哭不捨之聲一連數十天,願代丘梁古而死者兩百五十人。如此意念之深強無法息止,丘梁古只得留言弟子,其身可腐,其心不捨,憑此意念與自己的決心與信心,將再臨於世,仍聚於紅門寺。是故國王於寺中建一新院以誌,紅門寺遂有十殿,那再世的丘梁古即稱為十殿丘梁古,此名沿用至今。

 

        後因意外與戰亂人禍,都燕基石遺失不知流落何方,待紅門寺有薩門石,那已是近世的事。

 

        斐來把這個淵源說了一半,姬如夢明白了一些,有一些還是不懂。

      「孩子,你的意思,你會回青衣羌國去?」

      「是,伯母,此事緊急。」青衣羌王樂茲不若其弟冒軍之強悍,冒軍稱兵而起,國中擁舊王與新王之爭鬥越來越烈,其中一個主因,便是紅門寺丘梁古逝,轉生之丘梁古一直未出現之故,所以民心不定。若十殿丘梁古現,即使年幼,青衣羌民亦可藉紅門寺之威望而定下心來。不過這樣的事,就不必對姬如夢說。

       「萱兒可跟你說過,你們有三昏之約?」

       「有,我知道。」

       「那,你怎麼想?」

 

        姬如夢跟她女兒一樣,對余二仙留下的話深信不疑,她也一直盼著莊萱的夫君是個頂天立地,虎虎生風了不起受人敬重的大人物,莫像她老爹那般地沒有出息,莊萱也是相同的念頭。這下可好,真的擇到了一個大人物,卻是個羌人。

 

        莊萱的事,斐來也在考慮,青衣羌國的僧侶更像舊時的巫師,是可以婚娶的。不過,現在的莊萱顯然不能走動,等她醒了,明白了斐來的身份,會不會反悔不認帳也未可知。最重要的,與十皇的磐石之約要先了斷,其他事還要再想。

       「伯母,先讓萱兒醒來再說,雲山前輩會想出辦法的。」

 

        姬如夢現在反而不急了,早前為了余二仙那十九歲的期限,對斐來當頭棒喝就是她的主意,現在怎麼看來好像都是揠苗助長的結果。斐來說的對,先讓莊萱醒來再說。

 

        後來莊澤到了,他一肚子的憤怒就要暴發,只是一見胖老婆憔悴成那個樣子,又把滿肚的怒氣吞了回去。於是在斐來離開之前,莊萱就由她老爹老娘與斐來輪流照顧,那根不成棍就靠在床一邊。

 

        今日入夜之時,姬如夢坐在床邊,正打著瞌睡,她突然醒來,一見大驚,床腳之旁,站著一個人,正彎著腰看莊萱。這個人不是斐來,姬如夢一躍而起,就要出手之時,那人轉過臉來看她,姬如夢一見,嚇地連退三步,那是無色宮的曲枝道長。

        「曲枝,你要做什麼?」

        「莫驚,我沒有敵意。」他的臉面依然那樣恐怖,不過口氣和緩,「這是我們第三次見了。」

 

        姬如夢心想,前一次是在居梁海,那樣說,第一次就是她早前一個人來到東浮屠寺,找王山討那個所謂的寶藏的時候了,原來人家閉目打座,心裡卻是明明白白的。

 

        「你有什麼事?就明說吧,不要靠近我女兒。」

曲枝看了姬如夢一眼,又看了床上的莊萱一眼,微微冷笑,那樣他的面目就更是可怕。姬如夢心想,你這個醜鬼,卻要在晚上來嚇人。

        「我沒想傷她,我有辦法讓她醒來。」

        「哦?」姬如夢的眼睛亮了起來,這幾日她三人輪流呼喚,寶貝女兒還是那個樣子。

        「不過,我有一個問題要你回答。」

        「你想知道什麼?」

 

        曲枝張著那隻獨眼,看著姬如夢的眼睛,好一會兒沒有說話。

        「前兩回的陶公會,陶公尚在人世,三宮於會中要尋丘容、鐘石道長與求慧道長。那時你與眾人說,早前在墨碧山遇到了三聖宮的鐘石道長在尋藥。就因那樣,以致三宮之人去到墨碧山尋找,我現在看,你說的話可疑。」

 

        姬如夢也看著曲枝,心中混亂。陶公已逝,現在眼前之人說有辦法讓她的愛女甦醒,還有什麼比這個重要呢,她嘆了一口氣,點頭道:「你説的對,我那時說的話是假的。」曲枝的表情依舊猙獰,他的心開始流血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